星锐商贸资讯

星锐商贸资讯

陕北煤田私有化套利百亿 周姓商人疑牵线

新闻网 711

拿着详查探矿权证,却做普查,当时“西勘院”对此没提出异议。一位朱姓工作人员说,详查权人对普查工作不认可,有回头再做的情况,“但这是特例,很少发生。”
记者查阅陕西省、国土部探矿权审批公示信息,在2007年之前,上述煤田均未获批过“普查探矿权”。即是说,不是公司对普查不认可,才进行普查。
“西勘院”原副总工程师高满忠具体负责对上述煤田的普查实施。他们陕北煤项目部从2009年起,到2012年,先后为红墩界、海则滩煤田完成了普查、详查、勘探三个阶段的勘查工作。
另一块煤田“黄蒿界煤矿”的普查,是由“联众博通”于2009年1月委托宁夏矿业公司实施,于2009年10月完成。
2009年下半年,上述3家煤矿的普查报告均交由国土部,完成了最后的备案。2010年,国土部据此委托机构评估。次年,3家公司缴纳出让价款。
探矿权也属于用益物权,任何自然人或法人均可申请,一旦获批,便可依法转让,从中获利。但是,转让的前提必须要手续齐备,并向国土部门缴纳相应价款。
陕西省煤矿界一人士分析,2011年这3块煤田才具备在二级市场上转让的条件。此前虽获探矿权证,但没备案,所以无法转让,更无从获利。
转手获利上百亿
3家公司缴纳了不足10亿元的协议出让价款后,旋于第二年转让公司股权,其中2家公司获利上百亿元
国土部公开资料显示,国土部是以协议转让的方式,将探矿权转给了三个公司,并令其缴纳资源价款。
2010年,“事通恒运”、“亿华矿业”、“联众博通”缴纳的价款分别是5.7亿多元、2.99亿元和1.67亿元。
按规定,只有三种情况,出让探矿权不用招拍挂:为重点项目配套的矿产地;整合并扩大开采的区域;为危机矿山寻找替代资源的项目。其余情形,均须招拍挂。
上述三块煤田并不吻合协议出让的条件。
记者从陕西省国土厅的一份内部文件里,找到协议出让的理由。
该文件记录着由国土部颁发探矿权证的煤矿信息,其中关于这3个煤矿的简介里均提到,“该探矿权申请区域为国家出资形成的矿产地,因该探矿权申请项目为历史遗留项目,以协议方式出让该探矿权申请。若批准该探矿权申请,按规定缴纳相应的探矿权价款。”
记者获得省国土厅的另一份文件,解释了何为“历史遗留项目”,即指“此前省国土厅依法受理的探矿权申请,因国土资源部政策变化审查中止,后2007年8月3日国土资源部作为遗留问题以国土资厅发[2007]434号复函同意以协议方式处置。”
这3家公司缴纳了“低廉”的协议出让价款后,旋于次年2011年,转让公司股权,其中2家公司便获利上百亿。
红墩界煤田所属的“事通恒运”,转让90%股权给泛海集团,作价78亿元;海则滩煤田所属的“亿华矿业”,转让70%股权给永泰能源公司,作价34.3亿元。
黄蒿界煤田所属的“联众博通”情况特殊,该公司将探矿权转让给陕西元盛煤业公司。“元盛煤业”和山东兖矿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,具体价格,目前不知。
非一般人所为
拿到这片煤区的探矿权,需打通国土、中石油、发改委等部门,牵线人“能量绝对不小”
靖边“北三社”700平方公里煤田,公布于2007年。也就在这一年,有3家民营公司从国土资源部拿到“详查探矿权”。这让业内人士惊诧。
“因为这一行里有许多关系需要打通。”当地一名业内人士说,即便那些有能力的人去运作、去申请,没有三五年,也拿不下来。
记者调查发现,这片煤区探矿权比其他地方的更难申请。
靖边县发改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靖边属于国家规划矿区,而红墩界、海则滩、黄蒿界所处的位置为榆横矿区南区,目前仅批准榆横矿区北区的总体规划,南区规划至今尚未获国家发改委审批。
按照上述国务院文件,总体规划未获批,就不能批准探矿权。
另一个难以获批的因素是,这片煤区处于中石油长庆油田采气带,如果要申请煤炭探矿权,还需与中石油协商,双方签署安全避让协议,方可进行。
事实上,就在这片煤田被发现的2007年左右,中石油就宣布在那里建巨型储气中心。若在此地设立煤矿,势必会影响储气中心的建设。
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:曾给这3个探矿权写过批阅的李元,在担任国土部副部长之前,曾在石油系统工作。他曾任部长秘书、外事司副司长、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等职。并于2008年5月起被聘任为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独立监事。
“能够打通国土、中石油、发改委等部门,能量绝对不小。”陕西一煤老板说。
在靖边,流传着一种说法,某周姓商人为上述公司牵线,获得三个煤田探矿权。
多个消息源证实,靖边商人朱小红牵线,将周姓商人介绍给三家公司负责人。朱小红为2004年“靖边豪赌案”主要嫌犯。案发后,朱小红被刑拘,随后不久即被保释出监。
记者调查发现,2007年7月25日,与上述3块煤田同日批复探矿权的,还有陕西绥德河底地区36.5平方公里煤田普查权。这个煤田的探矿权人为“靖边县安泰鑫投资贸易有限公司”。
朱小红持股该公司的50%股权。
公司高层多人被查
3家民企高层多人被查,涉及此事的靖边国资矿业公司的王志东及其父也被带走调查
靖边国资矿业公司2007年去北京“运作”探矿权,虽然700平方公里的煤田被一分为四,且其中约580平方公里的煤田探矿权被3家民企获得。但是,在2009年,靖边国资矿业公司也获得剩余的189平方公里煤田的探矿权。
所不同的是,靖边国资矿业获得的是“普查探矿权”。
同样,在省国土厅的网站也能查到,靖边国资矿业公司先是获得省国土厅的“普查探矿权”,起始时间也是2005年6月。同样,比西安地调中心公布于媒体的时间早了2年。
去年2月,审计署开始对陕西省国土厅的煤炭探矿权进行调查,要求省国土厅出具受理、并审查探矿权的相关材料。
省国土厅对此进行了情况说明。这份说明称,“由于探矿权申请审查中止,没有形成探矿权,受理审查材料没有归档。目前已过十多年,办公室多次搬迁,工作人员更换,原办理人员已去世,虽经多方努力,仍没有找到当时受理的有关材料。”落款日期:2013年8月9日。
在两三个月后,王明光和原靖边国资矿业公司法人代表王志东,被带走调查。
“联众博通”法人代表林学荣,温州平阳人。其弟是林学飞。两兄弟是百泰投资公司的股东。
百泰投资近年来投资石油、煤炭、医药、影视、网络媒体等多个产业。他们的投资领域包括俄罗斯能源、入股大公网等。
林学荣还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,这个基金会是由外交部主管的社团法人。林学飞目前是大公网总裁。
据大公网内部人士称,已有很久没有见过林学荣了,听说已被带走调查,至今没有消息。
“事通恒运”原董事长董江元,既是陕西江元实业董事长,也是陕西黄陵县的煤老板。他和“亿华矿业”的法人代表张玉禄,20多年前在黄陵县相识,当年张玉禄在黄陵从事建筑生意,也由此发家。
张玉禄此前主要经营三星建工集团、陕西恒达房地产两家公司,此后涉足金融投资、医药等领域。
靖边县多个政府机关人士称,张玉禄曾在靖边接了很多工程,包括县城道路等政府工程。
据上述一位股东称,张玉禄、董江元等人已于去年被中纪委带走调查,至今没有消息。
0相关评论